当前位置:首页 > 现金棋牌开发 > 正文

免安装手机麻将作弊器

  《新闻1+1》2016年3月17日完成台本

  ——工资少交点,多发点,咋办?

  导视:

  昨天有关五险一金的提问成为今天媒体持续关注的热点话题。

  本台记者 董倩:

  如果一个职工,他工资条上一个月的收入是8000块钱,那么他实际收入,到手的,实际上不到5000块钱,那3000块钱都去缴纳五险一金了。

  解说:

  过高的缴存比例让职工手里少了现金,更是企业的沉重负担。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东生:

  去年我们缴纳五险一金的总额是四亿四千八百万,将近五万多名的员工,占我们利润10%左右。

  解说:

  国有资产充实社保基金,十多年的举措今天如何落地?《新闻1+1》工资少交点,多发点,咋办?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中国人常说一句话叫“好饭不怕晚”,其实有的时候好的问题也不怕晚,你看在昨天李克强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上,最后一个被现场的主持人提问的问题,一下子就跟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几乎都紧密相关,这就是我的同事董倩提出的,关于工资中五险一金占的比例实在太高了,问总理有没有可能往下调一点,李克强总理也给予了积极的回应,这一下子就成为今天各个媒体高度关注的一个热点。没办法,它跟我们每一个人有关,而且跟真金白银有关。来,回到昨天的记者会上。

  2016年3月16日 本台记者 董倩:

  如果一个职工,他工资条上一个月的收入是8000块钱的话,那么他实际收入,到手的,实际上是不到5000块钱的,那3000多块钱都去交那五险一金了。

  解说:

  昨天本台记者向总理提出的这个问题,戳中不少上班族的痛点,因此这话题也成为今天媒体持续关注的焦点。

  2016年3月16日 本台记者 董倩:

  五险一金对于企业来说也是个非常沉重的负担,他们觉得压力很大,那么企业和职工都希望能够少交,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想,如果他们都少交的话,那么本来就已经紧张的这样的一个基金,它收支不平衡,可能会变得更加紧张。那么请问总理,您怎么去回应来自社会的这些不满,您有怎么去解决这样一个棘手的两难问题。

  解说:

  今天不少媒体也关注到这个问题的两难之处,《京华时报》第二版发表题为“五险一金怎么调是个技术活”的评论说,一头是企业的负担重,一头是职工的获得感不足,五险一金的确应该适时适度调整了,扣除个税、保险、公积金的可支配收入,才是社会真实的购买力,也关系着企业的盈亏、民生的增减。让企业减轻一旦负担,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今天《广州日报》头版头条就是老有老养,能,五险一金,降!特别突出了李克强总理释放的这一信息,而对于怎么降?如何降,网友们也有不同的看法:

  个人觉得没必要下调,相反的公积金可以再涨一点。

  我的工资是3000块,每个月五险一金要扣500多,像我这样的交纳的五险一金差不多是最底层的了,用起来的时候,真的觉得社会保障远远不够。

  在保证社会保障基金充裕的情况下适当降低五险一金缴存比例,能更直接地提高职工的生活质量。

  解说:

  昨天下午人社部相关司事负责人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称,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要求,研究落实适当降低社保费率,适当下调社保费率,一方面是社保基金有结余,另一方面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减轻企业负担,以实现稳增长、促就业的目标。

  白岩松:

  除非你是打黑工,因此打黑工的时候谈不上五险一金,你只要是正式的开始工作了,这一生你这工作期间就要跟五险一金紧密相关。这就是生育保险,工伤保险、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加上一金,住房公积金。其实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主要是单位交,个人几乎不交,失业保险个人交的比例也很低,我们来看一下,像生育保险、工伤保险这都是单位要交,养老保险达到要交20%,个人要交8%,然后医疗保险单位10,个人2%+3,失业保险有一定的比例。住房公积金单位个人出的一样,最高12%这样的一个概念。其实这么一算下来,今天我也看到一个数据,光是五险在你工资当中的比例就已经接近40%,百分之三十九点多,还不算这一金呢,住房公积金,这个比例在全世界来看,比我们再高的没几个国家了。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的所长,金维刚,金所长您好。您怎么看待包括今天的媒体在解读昨天的总体回答这个问题之后,因为这个五险一金再次引发大家的热议,大家又再次突然发现,原来我们的五险一金在工资中占的比例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您怎么看待这个最高?

  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 金维刚:

  目前我们国家企业和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的费率的总和,确实占工资的比重是比较高的,在国际上来讲也是比较高的国家之一,但不是最高的,目前我们国家的社会保险费主要包括五项社会保险,养老、医疗、工伤、失业和生育,另外还有一个住房公积金。目前其中费率比较高的主要是养老保险的费率,现在单位的费率是20%,个人费率是8%,这个占的比重比较大。其次就是医疗保险的费率,一般地方是在6%到10%左右,那么个人缴费一般是在2%,这样的话这两项占的五险费率中的大部分,如果说费率高主要还是这两项,其它的险种费率是比较低的。那么目前来讲要降低费率,主要要考虑如何适当地降低养老和医疗保险的费率。

  白岩松:

  其实过去一些年大家也在议论它,但是不像这一两年大家议论的这么多,恐怕跟经济增速开始趋缓或者下滑有关系,不是太景气,企业的压力变得非常的大,您怎么看待这个比例给企业带来的庞大的压力和害处?

  金维刚:

  对于企业来讲,目前有关形势不景气,人工成本偏高的问题就比较突出,作为一个企业它对于一个职工来讲,除了给他发工资之外,还要给他交纳五险一金,那么企业的负担相对来讲就是比较重的。所以对于企业来讲,对于降低费率的呼声要求比较高,这方面确实政府需要予以重视,采取必要的措施,为降低费率创造必要的条件,并且采取适当的措施,适时适度地降低费率。

  白岩松:

  金所长,这还有一个问题,其实我们现在这个比率,五险一金加起来的时候,在工资比例可以说非常高了,在全世界是排的靠前的,当然比我们还有高的国家。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个比率的背后也是政府原来应该承担的很多的一定的比例,其实都加到了企业和个人身上,总理的这个回答是否意味着政府准备让利?

  金维刚:

  我们国家的社会保险制度是随着改革开放逐步建立起来的,在改革开放初期进行这方面的探索,逐步建立了各项社会保险制度,那么在养老保险制度建立的初期,确实当时由于经济还在逐步地发展过程中,国家的财力也有限,所以在改革的初期,作为转制的成本主要是由企业来承担的,所以企业的成本比较高。那么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力逐步增强,也需要适当地由政府来承担相应的一些责任,那么在《社会保险法》里面已经明确了,就是作为过去视同缴费年限的这部分费用是需要由财政来承担的。同时在我们的养老保险的筹资的过程中,政府财政的补助也是法定的来源,所以今后要加大财政对社会保险这方面必要的投入,来减轻企业的负担。

  白岩松:

  所以昨天听了这样一个记者招待会之后,大家马上就想,我以后是不是少交一点,然后多发一点,现金变得更多,同时少交一点,不就导致我们现金变得更多,这个增量是哪出的呢?其实是由潜移默化的政府开始承担它更多的责任,进行了一种增量的补充。好, 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之后,大家对与自己相关的真金白银有关问题的谈论。

  解说:

  有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在北京月薪一万听着响当当,但是按照北京地区企业的社保缴费比例来算,扣除个人需缴纳养老保险8%,医疗保险2%,失业保险0.2%,住房公积金12%,共计扣除2220元,真正到手的钱真是令人汗颜。原来对于大多数职工来说的一笔糊涂账,如今让多数职工也感受到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河北石家庄新录用公务员应发3500元,缴费五险一金900元。山东烟台,私企,每个月工资发到手,现金是3300元左右,五险一金一个月508,私企职工税前工资3200,五险一金个人缴295元左右,私企税前工资3200元,扣除320元不包含住房公积金,到手拿2800多元。河南郑州,私企单位,税前工资5000元,五险一金个人缴纳550元,拿到手里净工资为4400多块钱,说到五险一金,全国各地不同职业的人都在吐苦水,而对于企业来说也有不小的压力。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东生:

  我们七万多名员工在国内,去年我们缴纳五险一金的总额是四亿四千八百万,大概在广东将近五万多名的员工,这个数字占我们盈利的总额,大概是15%。

  记者:

  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给出的仅仅是去年一年为广东地区员工支付的五险一金的数字,虽然TCL集团如今已经发展成了科技密集型企业,但作为制造业仍然有大量的员工,因此人工成本在各项成本中排名前列。

  李东生:

  因为员工的工资涨比较快,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也跟着上涨,这个缴存比例来源两个部分,五险一金缴存企业缴存一部分,员工自己也要缴存一个比例,所以五险一金本身它的缴存比例的提高也是影响员工当期的收入,同时增加企业的员工成本。

  解说:

  而按照现有的五险一金缴纳标准,一方面职工缴纳的金额到了,拿到手的钱少了,对于企业发展来说也存在一定的阻碍。

  李东生:

  因为这两年经济增长放缓,对制造业来讲边际的利润是普遍下降,对企业来说如何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是一个一直努力的目标。五险一金对在直接劳工成本方面,占的相当比例,如果这一块的五险一金能够适当调低,那也是能够减轻企业的负担,员工的实际收入也能够相应增加。

  解说:

  TCL集团董事长李东升也表示,企业这部分投入并未直接转化成员工每月实际收入,在降低员工缴纳五险一金的比例之外,政府也应该增加投入。

  李东生:

  坦率讲,我自己不认为简单地把五险一金调低,就对企业一定好,因为我们看到已经有很多个省,养老保险的收支已经不平衡了,我看总理说法,下调空间怎么调不太清楚,但是收的下调不代表五险一金的总额收入下调,差的那一部分政府现在是承担责任,有一部分的来源来自政府拨款。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个公务员真实的工资条,是北京一个员工,他岗位工资8500元,黄颜色的是他要缴的,然后蓝颜色的是单位要替他缴的,最后你算一下,我觉得一通缴,但是最该看的是最后这一条,实发合计9235元,也就是说他应该领到9235的工资,但是个人被扣掉了4045元,单位为他这9000多,被扣掉了7692,平常我们经常说单位工资开得太低了,没想到背后背的五险一金够多的。最后真正落到手的钱是多少呢?落到的手的钱是5189块钱。本应该拿9000多,才有5189,什么概念呢?如果每个月的工资是5000多,在北京买个2万一百平米这样一个房子,大约需要三十二三年,问题是北京现在有2万一平米的房子吗?第二个问题,这五千每个月不吃不喝,全省下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你就能看出这里让人热泪盈眶的东西了,包括企业。

  好了,我们继续要连线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的所长,金维刚,第一个问题,金所长,如果要是企业的五险一金的负担能够降低,等于它的成本也在降低,你觉得带来直接好处,尤其在目前这种经济环境下会体现什么方面?

  金维刚:

  对于企业来讲,人工成本里面最重要的一块就是缴费,这一块现在的费用比较高,所以如果能够适当地降低这个费率的话,对于企业来讲它可以降低它的人工成本,提高企业的市场的竞争能力,能够提高企业的盈利空间,所以对企业来讲,如果能够适当地降低费率的话,对企业来讲是个福音。

  白岩松:

  而且越是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压力就越大。

  金维刚:

  对,因为现在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他们是微利或者在盈亏边缘方面,所以如果能够适当地降低费用来讲,对于这些企业来讲,无益于雪中送炭。

  白岩松:

  没错,李书福在今年的两会上就说了一句话,现在实体这样的企业利润已经比刀片还薄了,如果五险一金能够降一部分的话,这就好几个刀片,稍微增加点厚度。金所长还要问您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去算过,当然是一个平均数了,大致有多少下调的空间?

  金维刚:

  目前还正在研究的过程中,因为费率的调整涉及的因素比较复杂,一个是目前基金的收支状况,再一个作为养老保险还要考虑到基金长期的收支平衡,所以这方面需要从长计议。那么医疗保险目前来讲它也存在着当期的收支的平衡问题,以后现在有一些统筹地区已经出现当期基金在增缴收支不平衡的问题,从养老保险来讲,目前统筹层次还主要是省级统筹,也有部分统筹地区出现了当期的增缴,收支不平衡的问题,是需要动用历年的累计结余和财政的补助来确保养老金的发放。所以在降低这些费用方面,还需要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来为降低费率创造必要的条件。

  白岩松:

  比如说很多老百姓这一天多可能议论,怎么也能够工资相当于涨个10%,您觉得这种期待有可能吗?

  金维刚:

  这个期望值可能还不是这样简单的预期过高,因为降低费率目前来讲最主要还是单位的费率,因为单位的费率占总费率里面占的比重比较高,所以个人的费率现在来讲,养老保险费率个人是缴8%,然后医疗保险的费率是2%,在整个个人的缴费里面,五险一金里面其实最主要还是住房公积金的缴费比例,会超过了社会保险的费率,所以这一块对个人来讲,主要还是一个住房公积金这个比例是不是能够有下调的更大空间。

  白岩松:

  其实说到住房公积金的时候,不同的年龄也会有不同的看法,可能已经买了房子的人就觉得少缴一点吧,但是没买房子,年轻人可能觉得多缴一点吧,因为你要多缴,企业就会陪着多缴,因此不同年龄的人心态是不一样,这就很难在一个政策当中,具体全部抹平,其实相同年龄的人看法可能还不一样。我们接下来看一下李克强总理在回答的时候里头有一些话,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给地方更多的自主权,并不是说中央统一的一条线要划完,地方自主权。接下来大家还要有实际情况,另外阶段性的,也就是说不是一次性的,另外要适当的,它不会说一次太猛。

  因此你看昨天李克强总理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是有一些限定词的,好了,我们继续去关注我们的工资袋。

  记者:

  加快推进医保的全国联网,总理,对于解决这个问题,您有没有一个时间表?

  记者:

  据了解,现在有些地方的养老金发放已经出现困难了,一些市县在靠贷款发放养老金,请问总理,中央政府是做事不管,还是准备为他们买单?

  解说:

  对于异地医保,昨天李克强总理表示将争取用两年时间,使老年人跨省异地住院费用能够直接结算。而面对养老金发放的担忧,一万六千亿元的社保基金储备让公众安心。划拨国有资产来充实养老基金的回应更是让人期待。在今年的政府报告里,制订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办法已被写入其中,并被列入今年的重点任务之一。而事实上在社保基金收支问题的讨论中,国有资本来充实社保基金,早在十几年前就曾被提出。

  2004年新闻 时任国资委主任 李荣融:

  任何人都会有老的那一天,也都会难免会生病,所以我想这个社保基金很重要,我们比较赞成的是我们企业交钱,交钱给社保基金,我相信我们中央企业的领导也会支持这项工作。

  2012年12月18日新闻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就表示应该加大国有资产划拨的力度,扩大全国社会保障储备基金,他建议成立社会保障基金投资,运营监督管理委员会。

  解说:

  而这样的呼声到了去年才在一些地方得到落实,去年五年率先把超过33亿元的国有资本,划拨到山东省社保基金理事会名下,划转后,山东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有山东能源集团,山东机场公司和山东盐业集团的实收资本,分别为30亿元、2.4亿元和0.65亿元,而到去年10月,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被写入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2015年11月1日新闻 经济学者 张连起:

  通过并购重组中,上市中还有国有资产的出售,混合所有制当中,这样释放的资产融入到社会中,将会为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们共同走富裕道路,提供了一个坚实的支撑。

  解说:

  2005年11月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也明确提出,在改革过程中国家将根据需要,将部分国有资产股权划转至社会保障基金管理机构持有,分红和转让收益用于弥补养老和社会保险资金缺口。

  白岩松:

  好,接下来继续连线金所长,金所长,这一天多大家在高兴的同时也会听到一些担心的声音,比如说这种担心的声音是,经济不是太好,所以要给我们减五险一金了,可能工资多得点了,但是将来我退休了或者我遇到问题的时候,保障是不是也就变少了。

  金维刚:

  有关社会保险的待遇是有关政策所规定的,至于五险一金的适当的调整,它只是在筹资方面适当地降低了单位或者是个人的费率,但是它不会因此而相应地降低了个人的一些待遇,特别像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这方面目前来讲我们整个是有一套制度的安排,来确保这方面的支付的。尤其是在有些地方出现基金收支不平衡的时候,是由财政予以补助的,这方面其实不会影响到大家的待遇。

  白岩松:

  另外也有人半开玩笑似地说,买的没有卖的精,你今天可能是把咱五险一金过后都减了,但是延迟退休,另外这种方法,慢慢把咱减下的钱又都给收回去了?

  金维刚:

  那倒不一定是这样子的,因为延迟退休以后,个人缴费会适当地增加一些,同时单位的缴费也会适当地增加一些,而且今后领取待遇的时候,它的待遇水平也会相应地提高,所以它大体上是可以平衡的。

  白岩松:

  有了昨天总理的回答,相关的政策和落地的方法应该快了,您怎么判断这个时间表?

  金维刚:

  目前有关部门正在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加紧研究制订有关社会保险费率调整的问题,这里面要根据每个险种的具体情况来考虑它下调的程度、方式和时间的安排。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金所长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这个问题在昨天的记者发布会之后,一下子引发媒体和公众的关注,非常正常,因为这和每一个人的工资袋紧密相关,也跟我们未来消费的扩大也可能紧密地相关。好事就要有方法,让它很好地落地。

编辑:董超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兴安岭呼玛县发生4.0级地震 震源深度7公里
下一篇:中国因食品安全销毁20吨进口西班牙水果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